搂我吧 > 科幻小说 > 位面之万能软件 > 第6章 一星主神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叶家大宅。

    练功房。

    原本是没有练功房的,平日叶问就在客厅角落练木人桩,也幸亏收林凡做弟子,张永成才特许他将一个偏方改成练功房。

    能在家中拥有一个不被打扰的地方练功,简直可以说是叶问的梦想,以前张永成不许,没想到收了一个徒弟,竟然就美梦成真了。

    他更觉,林凡这个弟子自己是收对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咏春拳,是攻守兼备的,一攻一守!出拳要快,是以最短时间去击倒对方的。就像这样!”叶问站在林凡面前,左手为掌,护在心窝,右手握拳,迅速出击。

    嗖嗖劲风阵阵,拳影闪闪。

    “阿凡,这是摊打!”

    蹭!蹭!蹭!

    几乎是一瞬间,叶问连续挥打好几拳,出拳速度迅捷似电,却又凌厉迅猛,空气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“连消带打,日子冲拳!”

    “拍手!”

    “摊手!”

    “圈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问打得兴起,整整一个上午,将咏春拳基本套路,挨个演示了一遍。

    林凡看得目眩神移,心驰神往,暗道叶问不愧是咏春拳一代宗师,举手投足,赫赫生威。

    接下来,大半年的时间,林凡都在秘密跟叶问练习咏春,基本套路已经掌握,但想要练出劲气,却是别想了,他早过了最佳习武年龄,叶问也没做要求。

    他传林凡咏春,只是要他强身健体,并不是要将林凡教成飞檐走壁的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时代,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譬如八卦门高手程廷华,一身八卦掌炉火纯青,技艺之高,名震武林。当年八国联军攻入京城,他看不惯,上阵杀敌,最终被洋枪队围攻,直接扫死在房中的内功。

    内气再精,则化为真气,可外放而出。

    无论是武侠小说,亦或是国术体系,修炼出内功的最佳年龄都在十岁上下,林凡肯定是错过了,只能寄希望以后了。

    “系统。”

    “请叫我主神助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林凡从善如流,但就是不改,“系统,我想知道‘潜能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估计主神助理也被气得直翻白眼,可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,立即答道:“‘潜能’跟‘力量’、‘敏捷’两个属性不同,是以你自身为参考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已经是90%,岂不是说提升到100%,就没有潜力可挖掘了?”

    “并不是。”

    林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然也不可能是,譬如武学,有的人学了十几年才练会一门武功,但有的人只练上一遍就掌握的差不多,再用数月就达到了同样功效,原因便是每个人学武天赋不同。

    潜能的另一层意思,就是天赋。

    “最近局势越来越乱,必须提前做准备了。”他看着报纸上的今日头条,两个月前,卢沟桥事变爆发,而后日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占领了许多北方地区。

    该来的,终究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卢沟桥事变爆发,全国陷入震荡,经济受到极大影响,《国术报》渐渐入不敷出,林凡果断抽身,宣布停刊,为接下来逃离佛山做准备。

    有钱能使鬼推磨,他的策略就是以钱开道,为备不时之需,暗中组织了一批人,性质上,基本相当于现代的雇佣兵。

    这大半年,除了练功,他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扬名咏春拳上,《国术报》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这当然给叶问带来了许多麻烦,但他原本麻烦就不少,谁让他是佛山第一,再多一些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关键是咏春!

    通过这大半年的努力,彻底在舆论上打响了咏春的名号,这股风气紧接着传到了香港,如此才完成任务一中的扬名咏春。

    “再拿100点,就能兑换一拳超人,想想都觉得带感,还要努力啊。”林凡眼中精光闪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1939年6月,佛山城中,一栋残破小楼。

    1938年10月,佛山沦陷,日军大肆破坏工厂、设备、楼宇。三十多万人的佛山,仅剩七万余人,全市仅存十余个作坊继续生产,民生凋敝。

    同年,日军霸占叶家大宅,叶问一家三口被赶了出去,但三十多万人的佛山逃了绝大部分,很多房屋空闲下来,倒也有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又没米了。”张永成将米罐从床底下拖了出来,看着零星几十粒米,一阵为难。

    叶问颇有些心神不宁,前几日,廖师父、武痴林全被打死,盛怒之下,他悍然出手,还不知道日军会怎么对他。

    闻言,他马上站起来,道:“我马上去煤矿厂,跟老板提前预支下个月的工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去了,人家也要吃饭的,上次你预支都让别人很为难了。”张永成道。

    叶问神情一怔,颓然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边传来欢欣喜悦的叫声:“大哥,你来了,又有好吃的啦!”那是叶准的声音,能被他叫大哥的,当然是林凡。

    林凡一把扛起叶准,放下米袋,从怀中掏出几颗糖果塞到他手上,又提起米袋,朝楼上走去,叫道:“师父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凡,进来吧。”叶问叫道。

    林凡走了进去,将二十斤的米袋递给张永成,笑道:“师娘,最近大米供不应求,现在才来。”

    张永成心中惊喜感动交加,不禁落下泪来,右手轻轻按在林凡肩膀,声音略带哽咽道:“阿凡,这段时间真是多亏有你。上次要不是你送来的药,师娘或许早就不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娘你这是哪里话,你洪福齐天,还要长命百岁呢。”不等张永成说完,林凡已微笑打断。

    叶问看着林凡,神色复杂,道:“你自己都吃不饱,怎么还拿米过来,不是跟你说了,我已经在煤矿厂找到工作了嘛。”

    他性子清高,跟周清泉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,却是怎么也不肯接受对方的帮助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大乱之世,无论是谁,都活得很艰难,他实在不肯拖累别人。

    林凡哈的一笑,道:“师父,当时你都没收拜师礼。再说,徒弟孝敬师父,理所当然,天经地义。再再说,我是一人吃饱,全家不愁,师父你就别跟我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问还待再说,看叶准一眼,便不忍心,轻叹道:“辛苦你了。阿准,你到下边玩去。”

    林凡放下叶准,叶准开心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永成也道:“那我下去生火做饭,马上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林凡一直在劝说叶问离开,但一来国人向来安土重迁,若非万不得已,绝对不会离开,二来这里才是他的根,香港毕竟是英国人掌控的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害怕是理所当然,因此他是慎之又慎。